南平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华文文字的风骨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22:52:40 编辑:笔名

五一前夕,母亲仍住在监护室,这监护室住着二位病友,一位是母亲,一位就是他,此处我唤他作刘哥。监护室有七张床位,这七张床位分左右排列,母亲住在右侧第二张床,那位刘哥也住右侧第四张床,他的连襟是陪护他则住在左侧的第三张床与他正好是对应,我则睡在右侧第一张床。   下午刚过,刘哥的姑娘,儿子,还有他的媳妇前来探视,刘哥高兴着对着自己媳妇说,“上午我检查过,要是没有‘心梗’的迹象我明天就出院,回家去养,看,这里的药儿太贵,我自己开诊所,这针剂我自己打。我要回家调养,你又除去路途劳累。”   媳妇说,“在将养几天,辛苦点没什么,只要你病好,什么劳苦算得了什么?”   刘哥说,“还有,还有孩子们的疲劳,我,怎能躺得下。”   媳妇说,“行吗?出院行吗?你打听明白了,我们辛苦点算不了什么,只要你病好。”   姑娘说,“在住几天,过了五一以后再出院,您老再养养。”   儿子说,“是,听,妈妈和姐姐的,爸你别耽心,好好养病。”   刘哥则道,“不信你问大姐夫”   大姐夫点着头,在微笑。而后他又说,“你住院才五天,不要考虑我,我在哪里都是休息,这也不错,天天谈天说地,我看挺好,要不,再住二天、养养。”   刘哥坚定的对妻子说,“你去给我办出院,要不五一是长假,明天我就出不了医院,就这样说好,我自己的病我还不知?去,给我办理出院手续,明天你们来接我,去呀,快去。”   他的妻子拗不过他顺从着走出房门,不多时回来高兴着说,“好,办理完了,也行,你是医生,虽然是内科,但多少懂点这心脏方面的医术,好,我们回家养,省的你要牵挂着我们母子。正好儿子他赶上五一放假学校还多给他多放了二天,他的作品要在家里完成,正好你来做指导。”   刘哥说,“是毕业作品?”   “不,是导师的工作,这是他让给了我们,我们有了接触现实的学习空间,不如意的地方他再作指导改正。”是他儿子回答。   刘哥说,“明天过节,要做的事情很多,你们娘儿几个回去吧,彩凤还需照看毛毛。回去吧走。”   哪个叫彩凤的姑娘是刘哥的女儿,早已出嫁,毛毛三岁,现在政府机关工作,人儿很和蔼又懂礼貌。她们一行笑吟吟开门走了,临了,是疼爱他的媳妇又走回房门口就站在门外,笑容满面朝着屋说,“我这就回去给你、炖小鸡,我炖的烂烂的啊?我等你。”   是刘哥自豪的笑,他扬起头,对着他的大姐夫说,“回家好,看你这几天吃不好睡不香,回去让你妹妹多做些好吃的犒劳犒劳,给你补补。”   大姐夫道,“哦,谁和谁,再说就外道了,我去打水,再买饭,你等我。”   吃罢晚饭我们在聊天,刘哥真健谈,晓知远古,近知中华,山南海北,天上人间,他是五十年代出生,说得最多的是近代史,还有改革开放。因为我喜欢诗词歌赋,引子自然偏向了那里。刘哥说他也喜欢文学,他说,“还是外国的散文写的好,待你仔细品嚼你就知其中奥妙,一个美字,他,他不亚于中国文化。”   “是呀,起初我不喜欢散文,读着读着就走进作者他们的心田,我还是喜欢美曰的词藻的散文,啊,啊,我想起来了是俄罗斯,叫,叫米哈,他的名字太长,我只记住他的这篇散文”   刘哥说,“你指的是,米哈伊尔,后面我就省去,是普里什文,是他哪篇作品?你这样垂青?”   “哦,是《林中小溪》我只记住是他最经典的那一句,‘我们早晚会流入大洋,’还有就是他哪华丽的词藻了。刘哥你有时间看书吗?”   “看书是自己营造时间,不是等着书儿它自己走到你的面前。”好个刘哥,字字句句都穿进我的心中。   “刘哥你喜欢诗赋吗?”   “喜欢,爱看书的人什么样的书都有它的看不见摸不着的精神在牵引,影响你去读懂他,再把它消化掉,做自己的能量和力量,这就是知识的力量,”   “哦!你也谈力量,是知识的力量?”   刘哥说,“是,哪代都不可消除?这也就是智慧者的力量。”   “我喜欢的是,啊,我最喜欢是李白,杜甫诗赋,很洒脱,不喜欢律诗,禁锢我的思想,但还是崇拜。”   刘哥答道,“是,苏轼?是欧阳修,还是徐长文?还是纪晓岚?”刘哥他再问我。   接他言我说,“女子,我喜欢卓文君,还有李清照,”   母亲则用指责的眼光盯看着我,她不许我再说下去,她竟悄声说,“夜深了不要聊了,睡吧,他也是病人,睡吧睡吧,想着累了,是你累了。”   监护室是不熄灯,我看了一下表儿,是22点刚过,也就住了声,再没有和刘哥聊起。刘哥他还在讲, “这书儿是个好东西,我们不求颜如玉,也不求它能给我们带来什么珠宝,比如这黄金屋,最实用的是它能武装了自己,多学点知识,妹子,我看是有用的,你喜欢歌词诗赋是很难得,尤其是古诗,它是不好理解,你却偏偏爱上了它,嘿嘿,佩服。”   “刘哥睡吧,都是我不好,也勾起你对文字的热爱。”   “知己,知己,此时我高兴的要摔琴了。”   我心中的高兴,今夜我逢到了知己,好,我要再考他一考,“嵇康是什么人?太学又是什么,有时我在文中看见过我不懂,还有焦尾琴?”   刘哥道,“啊!广陵散,曹操之孙女婿,他不畏权贵,依然走上断头台,嵇康的精神,乃至以后的文化精神上起到了不可小觑的历史意义。啊,再有就是广陵散的主题意思,“冲冠”、“发怒”、“报剑”尽管他在弹奏时……啊,人吗?必定他不是神仙,呵呵要是寻常人,别说弹奏,就是这琴弦他也摸不着弦了,何谈演奏?我还是敬重他,嵇康。妹子你说我的观点对吗?”   “刘哥你的历史学的太好了,真想,我真想就这样一直和你长谈,谈到那,东方见白,你还是睡吧,我对你哪渊博的知识早已是,折服了,哥哥你睡吧。”   母亲又在哪里管我,她真的生气了,可是刘哥今夜就是兴奋,毫无有睡得意思,就连他的连襟也说,“他高兴你谈这个,你们就聊吧,不碍事,明天就出院了,这兴奋吗,它,它呀,还有这里面的元素。”   刘哥他还再讲,我再度劝他快点睡觉,休息。刘哥他还在把他知道的知识全部在今夜,在我这个知己面前讲透,我看了一下表,还有半小时23点,再也没敢出声,兴奋的我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安睡,我爱文学,更敬这知识渊博的人儿、知己,我在心里数落起家珍我爱看的书儿散文,与它们的作者名讳,永远记住他们,林语堂《读书的艺术》徐志摩《我所知道的康桥》啊还有《好的故事》还有《幽径悲剧》啊,一首拙诗我却在兴奋中,吟赋咏唱响在了我的心里,   “谁寻琴音路与此,结在别地散幽香。子夜要过仍诗意,扭头看过有辉煌。”   呵呵,好个子夜,好个我学习的磁场,我继续数落我爱的散文,雨果的名讳跳上了我的心端,《巴尔扎克之死》还有我最喜欢的是《虚荣的紫罗兰》作者是谁……是谁……纪伯   “丽,丽醒醒,醒醒,我饿了,烫一罐八宝粥我喝。”   我在睡梦中惊醒,看了一下房间,在顺目看了看他们,整个房间静寂寂,刘哥还有他的连襟都在沉睡,我看了一下表,三点四十分,我蹑手蹑脚下了床,给妈妈去烫八宝粥,好困,我又迷糊起来。   “热了吧,舀出一小碗我喝。”   我从新站在地上,给母亲舀粥,一勺,一勺,   “妹子,妹子,有硝酸甘油吗,递给我几片,”   我连忙放下小碗,从抽屉里找出一小瓶硝酸甘油,到了刘哥床前递给了他,走回继续给母亲往外舀粥,一勺,又一勺一个声音,一个我听得出,异样的响声,在这还没有亮天的,静静的,抢救室里是哪异样的震心,我扭头,向刘哥床铺看去,   “啊!?”   头发怵怵我放下饭碗,跑到了刘哥跟前,看见了惊人的一幕,他的脑袋歪在了他的胸前右面,嘴角涌出大量啐液泡泡,集聚了徐徐多多,哪面积要在小半个手掌之中,我跑到他大连襟的床铺前大声说,“起来起来,看看他,我看他、他有点不好,快起来,”   大连襟他睡得很沉,他睡得很沉,情急之下我把他拽了起来。我对他说,“快去看,他他”   他光着脚儿跑到他的妹夫床前,惊恐中又折头跑出房门去叫护士,室门大敞开。   护士来了,大夫来了……我不愿意看到的场景,抢救开始。   抢救开始,抢救还在继续,还再继续,针剂,针剂还再用,半个小时过去,我从大夫脸上看见了我要知道的一切,我惊骇,我惊恐……看见了大夫,哪个年轻的女医生在给他,我尊敬的刘哥,做,做脉搏启动,脉搏启动,脉搏启动那个女医声她,还在做,她,还在做,她的汗水滴下,汗水滴下她全然不顾……她还在做着脉搏启动。   许久,许久,抢救了许久,只见那个女医生,停止了做脉搏启动,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说,“四点四十八分”护士在记录着……白白的被单遮盖了整个刘哥的身体。   大夫走了,走出室门,护士退出,好寂静的抢救室,寂寂寂,静静静,静,一个身影走到我的跟前,仍然光着脚丫,他还是没有穿上鞋,诺诺的欲言又止,最后抬起了头投来期盼的眼神说:   “我”   “你不要说,你睡着了”不知什么缘故,我,我我却做出了这个举动,这样言语。在说出话的那一刹那,我没有感到良心有什么不安。   这个早饭我与那位刘哥连襟谁也没吃,母亲疑惑的看着我,又看了看他说,“怎么了?”我摇头告诉她,“没有什么,好在母亲耳朵聋,她的眼睛却、视力非常好。   母亲争辩着说,“不对,和你谈天的哥哥他他怎么了,为什么蒙上被单?走,我不再住在这里,走,上大病房居住,我不怕人多。我好怕,走,走,”   去了,去了,可敬的刘哥逝去,就在我的眼前像一颗流星。我,不敢看哪个床位,是我,是我的追求,对文学的爱……今儿。   今儿,五一节的这天,时间不是白驹过河到来的真快,那位刘哥的连襟则是坐立不安,无助的看着窗外,有时偷眼看我一下,我则回避他的目光。一个震心,有着使人心碎的声音终于响起。   “老头子,看,看我都为你做了什么,在昨天回去的时候,我就给你做,给你炖,炖好了鸡,儿子他馋,我只给他一个鸡腿”   “啊!?”   一声惨叫,几个凌乱步伐,几个身影抵达刘哥面前“啊!天哪”   “妈妈妈妈”儿女们喊叫   “妹…妹妹”是姐夫的声音   彩凤的妈妈,刘哥的媳妇,昏倒在儿子女儿身上,大姐夫合着她的一双儿女把她移置在他丈夫床边第三张床上,姑娘跑出去唤大夫,大夫护士过来,打了急救针,抢救,大夫对着她的儿女说,“不碍事,一会就好了,你们跟我来,通知你们抢救你父亲的全部过程。哪里有记录。”   很长很长时间,抢救室门开了,哪个叫彩凤的姑娘径直走到我的身边问,“阿姨,我,我爸爸是怎么死的?她们抢救……是怎样抢救的阿姨?”   她的妈妈进来,哭着说,报告你,已经看了,你大姨夫已经说了,   “妈妈,姐姐就是想问一问……你你,你不要阻挠。”   那位连襟说,“发现了,告诉大夫,没有耽搁抢救时间,就是这样。”   大夫进来,告诉联系办理着刘哥的后事,一盆清水还散着温度,在啼哭声中给刘哥穿好了丧衣。殡仪馆车来,刘哥被抬走。室内只剩下我和母亲。母亲则是怕,怕的她把身体转过头不去看那个床位,头儿朝着室门那边在休息,她时不时急吵着让我给她换病房,不知她想些什么。我却,站起身,缓步走到刘哥床铺,举手抚去他曾静躺过的地方,没有厌恶,没有怕意,更没有嫌弃,诸多的是崇敬。我对着他头儿躺过的方位说:   “刘哥,哥哥,你,不,是您,走好。都是我,不接你们的谈话……兴许,兴许……你不会这么快就去了天国,对不起,对,”   “啊!”就在我掩泪不让母亲看我流泪时,我低下了头,啊,我看见了,看见了,是我自豪的帮助,那一小瓶“硝酸甘油”我先是欣喜,心中叨念你吃的太少,再,再多加一片,兴许,兴许生命继续维系……可你为什么不,啊!当我定睛再看时,最后是揪心的疼痛,一瓶没有打开的硝酸甘油,完好的就躺在了离刘哥右手不很远的地界,那小小药瓶近在我的咫尺,不用往床底探头伸手,伸手就能把它拿出。我哭着把它拾起,用手儿把它打开,许久许久,那个旋转着,有着诸多的螺旋塑料盖儿被我打开……   有一个谴责是我的哥哥对我说起,“为什么不给他打开,拿出几粒递到他的手里。”   “他他要是向我要‘救心丹’我会,我会毫不犹豫的拿出十粒,不,再加五粒。”   我会记住您,有着刻进我心田的老师学长,刘哥,十年光景,不变的是敬您对知识的渴求。精神,您的精神,让我看来依然伟大,一种无形的伟大我看见了您的身影。   敬你,我一面之缘,几时的老师,您对文字的爱,对文字的情:风骨永存,文字魂魄! 共 4709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阴茎结核
昆明治疗癫痫医院哪家好
云南癫痫病治疗技术

上一篇:嘀嗒1

下一篇:祝愿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