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平信息网
游戏
当前位置:首页 > 游戏

野鸡红点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6:57:25 编辑:笔名

红点蹲在角落里,偷窥几只昂头挺胸的大公野鸡在宽敞鸡栏中走来走去,令它羡慕不已。  红点也是一只公野鸡,只是它到这里才一个来月,尽管羸弱身子已经长肉了,不像原来那样弱不禁风,但和那些大野鸡相比则逊色多了,只能偷窥那些耀武扬威的大家伙们。  这些大公野鸡们从小生活鸡栏里,不愁吃喝,过着养尊处优生活,偏肥体壮。而红点是一个外来户,不得不四处觅食,长的又瘦又小,远不是它们对手,不得不躲藏在僻静角落里,以免再次遭到攻击。  红点刚被关进鸡栏,受到威胁,吓得一直躲藏角落里。  能没有受到威胁吗?被人逮住后,先关在筐里,后来又关进鸡栏中,能不让它心惊胆颤吗?  饥饿是最好的老师,不用教你该怎么做,本能告诉你下一步该怎么办了。两三天滴水未进的红点,看见鸡栏里撒下粮食,赶紧从躲藏的角落跑出去,想吃几粒粮食充饥。可它刚叨几粒苞米和大豆,立刻遭到几只大公野鸡攻击。  这些大公野鸡和红点看似没有多大区别,也是五彩野鸡,长有漂亮的长翎,威武雄壮。实际上,它们已经不是真正野鸡,更不是母鸡孵化出来的小野鸡,而且一群机器孵化的“家野鸡”。它们发现一只外来者,立刻冲上前去,这个上前鹐一口,那个上前啄几下,差点没把红点啄死,赶紧缩着头,再次仓皇躲藏角落里。从那以后,再看见饲养人钻进鸡栏里,撒下粮食、野草或菜叶,红点再不敢动一下。直到看见那些家野鸡吃饱喝足了,找个地方晒太阳,消化食物,才趁机跑过去啄几粒粮食。  尽管红点每天只能吃半饱,还是比进来之前强壮多了,身上也开始长肉了,再摸不到它胸前鲫背样的骨头了。要是这个冬天被人逮住,并且关进鸡栏里,很难度过这个寒冷而漫长的冬季,可能连饿带冷死在庄稼地。  城市边缘有个小村子,四周曾种满了庄稼,一些野鸡也生活在那里,红点的母亲也是其中之一。  这年春天,红点出生不久,城市开始大规模开发建设,周围的庄稼地随着也消失了,竖立起一幢幢高楼大厦。从那以后,那些野鸡的日子不好过了,一只只飞走了,只有红点留下来,在萋萋荒草和瓦砾中奔跑,寻找食物。  很快,第一场大雪飘落下来,到处铺满了厚厚积雪,也找不到可以充饥的草籽了。饥寒交迫的红点还不想离开这里,每天起来后四处寻找食物,以度过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第一个冬天。只有坚持下去,迎来明年阳光明媚春天,才能站在野草丛中,骄傲地“嘎嘎”清脆叫两声,向整个世界宣布:我才是这里的主人!  没错,只要它能在这块荒芜地方坚持下去,这里肯定是红点的地盘了。  要想成为一地之主,必须非常强悍,用武力征服周围一切,是一只公野鸡必须具备的抱负和潜能。好在这样的抱负不是后天发生的,而是从小就具备这样能力。当它们还小的时候,好狠斗勇的小公野鸡不停鹐斗对手,练习将来占有一块领地能力。  它们练习互相鹐啄时,小红点上眼皮被另一只小公鸡啄破了,流出鲜血,并且凝固在那里,才有了这样一个绰号,都把它叫:红点。  如今这片荒芜地方,只有红点一只公野鸡。即使它再有抱负,再具有潜质,也不可能一呼百应。只是它孤家寡人,又怎能率领千军万马,成为一霸之主呢?  红点只所以没有离开这里,是荒芜的村庄饲养一大群野鸡,足有成百上千之多。也不知道它们在鸡栏里生活过几代了,一只只胖乎乎的,除了身上美丽的羽毛外,和那些家鸡们没有多大区别了,是一群严重退化的“家野鸡”。而红点不仅年轻,而且骁悍勇猛,要是不出什么差错的话,能在这里统治几年时间,是只真正的“公鸡中的战斗机”,不可一世佼佼者。  尽管它渴望成为野鸡群中最高统治者,成为一地之主,可它不想失去自由,像那些家野鸡们一样,被关进鸡栏里。况且现在谈那些还早,要得到阳光明媚的春天再想那些事情。在这个寒风凛冽的冬天里,最重要的是必须找到食物,才能活下去。  今年春天,这里就没有种庄稼,几场大雪又把野草覆盖住了,再找不到草籽了,饥饿交迫的红点快饿死了。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一天终于发现一家菜园里有几棵冻白菜,可以用来充饥了。从那以后,每天它都在菜园里啄食冻白菜。  这天,当它狼群虎咽地啄食冻白菜时,有个人走进菜园子。  那人发现菜园里有只漂亮公野鸡,立刻赶了过去,想逮住那只美丽公野鸡。看见一个人朝它跑来,红点快步奔跑几步,扇动翅膀飞起来。等那人跑到院墙旁,野鸡红点已经飞没影了。  实际红点并没有飞远,当它发现菜园里几棵冻白菜,再没想过离开这里,不仅白天在菜园里啄食冻白菜,甚至在菜园一角草丛里围个窝,夜里就住在那里。  黄昏悄悄降临这个城市边缘小村子,红点也悄悄飞回菜园子。  夜深人静时候,趴在那里瞌睡的红点听见了动静,立刻睁开眼睛。可所有鸟类都是雀盲眼,到了晚上就看不清东西。还没等它扇动翅膀飞起来,突然出现一束光亮,直照射过来,眼前顿时一片茫然,随后被什么罩住了。  原来这个白天,那人进菜园里发现一只野鸡,立刻追了过去。可还没等他跑到跟前,那只野鸡已经飞走了。他不甘心,围着菜园查看一番,发现角落草丛里有个鸡窝,估计到了晚上,野鸡还会回来住宿。到了夜深人静时候,那人一手拿着手电,一手拿着一个筐,悄悄走到看好地方,猛地把手电摁亮,随后把手上的筐扣下去。  红点被筐扣住,还在不停挣扎。可到了这会儿,什么都来不及了,那人把筐和里面的野鸡一起抱回屋里。他本想杀鸡吃肉,抓出来一看,又下不了手。不仅这只公野鸡太漂亮了,而且太瘦,只能关在筐里养胖再说。  红点毕竟不是只家鸡,而是一只公野鸡,又关在这样狭窄空间里,气得不吃不喝不说,还不停往筐上撞去,一心想从樊笼里挣脱。这样下去,用不上几天即使不饿死,也得撞死。那人想到朋友家有个野鸡场,干脆送给朋友当种鸡?  想到这儿,他把手伸进筐里去抓野鸡,却被狠狠鹐一口,几乎捯下一块肉。恨得那人把野鸡举起来,可最后还是忍住了,装进袋子里,给朋友送去,  朋友饲养场里,喂养了一百多只种野鸡。由于那些种鸡都是在鸡场长大,已经严重退化了,卖不上好价钱。如今有了这只真正的野生公鸡,为饲养场添加活力,朋友自然惊喜万分,赶紧把红点放进鸡栏里,等来年春天当种鸡。  尽管红点是只真正的野生公鸡,由于一直吃不饱,喝不足,瘦得皮包骨。再加鸡栏里长大的公野鸡欺生,看见新来的红点,群起而攻之,一起冲上前去,连啄带鹐,吓得红点魂飞魄散,挓挲翅膀,伸着脖子,四处躲藏。  尽管这样疲于奔命,受了不少欺负,可红点的生活状况还是比原来强多了,最起码能吃到粮食了。不到一个月时间,红点已经长胖了,由于每天跑来跑去,也更加有力了,不再害怕那些曾多次欺负它的家野鸡了。  红点毕竟是一只真正的公野鸡,不仅动作灵敏,喙更加有力,关键是偷着下手,打对方一个措手不及。当一只个头比它高大多的公野鸡耀武扬威,迈着方步走到跟前,挓挲脖颈上羽毛像它示威时,红点则不动声色,似乎好像没有看见那只公野鸡一样,还一下下在那里捯食。突然猛地跳了起来,骑在那只家公野鸡背上,狠狠朝它的头鹐过去。开始那只家公野鸡还再反抗,可头上连续挨了几下,终于老实了,耷拉翅膀,俯首称臣了。看到征服了第一个挑衅者,红点才把它松开。  这仅仅只是开始,类似事情很快再次发生,而且比上次血腥多了。  这年春天的中午,有两只公野鸡都竖起浑身羽毛,脖上羽毛像一把鸡毛掸子,圆圆地撑起来,各自拖着长长尾翎,身躯向前伸着,翘着锋利锐嘴,眼睛发出恼恨凶光,几乎贴着地面的鸡脖子,一动不动,都摆出一副打斗姿势,当然是红点和一只最雄壮的家公野鸡、  它们在那里对峙好一会儿,谁也不肯先收战,各不相让,互相高度注视对方一举一动,看那种仇恨劲儿,一旦战争爆发,只有你死我活了。  战斗很快开始了,家公野鸡先扑了上去,红点立刻迎过来,跳起来同时,张开两只爪子,抓向对方最薄弱的胸口,尖锐的喙也鹐过去。一时你来我往,轮番扑向对方,打得不可开交。家公野鸡头上开始流血,红点也没有占多大便宜。毕竟它是个头最大家公野鸡,一对爪子把红点推出老远。  红点重整旗鼓,再次扑上前来,互相不顾身体伤疼,继续作战,啄米似地向对方头上啄去。一时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都不肯退出战斗。尽管家公野鸡身高力壮,可它太重了,明显没有对手灵敏,几次扑空了,让红点逮住了机会,身上挨了重重几下。  可能打斗时间长,用力过猛,筋疲力尽的家公野鸡丧失了信心,撒腿就跑。红点看对方败下阵来,不但不肯收兵,反而更加有了勇气和信心,一直穷追不舍。  失败一方围着鸡栏跑了几圈,胜利者一直在后面追赶,引得好多野鸡站在那里看热闹,还不时嘎嘎地叫上两声。它们跑着,跑着,那只失败的家公野鸡猛地拐弯,顾头不顾腚地一头钻进野鸡群里。在里面颤颤巍巍,浑身发抖。整个鸡群见钻进来一个不速之客,赶紧四处逃窜,只把那只家公野鸡露在显眼处。  红点不可能这样饶过这只家公野鸡,跳到它的背上,上面的喙像雨点一样落在它的头上。不是饲养员及时发现,这个失败者可能一命呜呼了。  得胜的红点趾高气扬,昂头阔步走在鸡栏里,后面跟随一群追随者,当然有的鸡躲在一旁,冷眼相望。当它正得意忘形的时候,突然听到“噗”的一声,感到翅膀上又痛又麻,惊吓和茫然间回头一看,原来是一只家公野鸡干的好事。  时值这年二月,看见母野鸡们围在公野鸡红点的身边,百般讨好新来的最高统治者,这里那些做种鸡的公野鸡不可能心甘情愿做人家马仔,不停像它挑衅,以恢复曾有过地位,以得到那些母野鸡们的青睐。这只带头攻击的家伙,个头也不小,大约有两公斤重,也昂着头,在五彩羽毛上不停地摇晃。它身体向前倾斜,蹲着扎实的马步,与红点怒目而视,一场剧烈撕杀即将拉开帷幕。  原来这只家公野鸡看见红点趾高气扬样子,心里暗暗来气,趁其不备,猛地朝它啄了一口。受到那只野鸡的攻击,红点气愤极了,立刻摆出迎战姿态,准备进攻。那只家公野鸡展开双翅,一跃而起,双方再次厮打起来。  看见有鸡挑起战事,几只刚才还在一旁相望的公野鸡,赶紧跑了过来,甚至加入攻击队伍,一时打得尘灰飞扬,落羽纷纷。红点毕竟是一只野生公野鸡,步伐矫健,时而后退,时而进攻,指东打西,佯南击北,一时打得那些弱不禁风的公野鸡很快败下阵来,还有两只公野鸡死在公野鸡红点锋利喙下。  一旦它们中有鸡先狼狈逃窜。立刻整个败下阵来,纷纷四处逃窜。而野鸡红点。看见每天战事频发,打得乌烟瘴气,还有两只公野鸡被那只野鸡啄死,饲养场主人拿着抄网进到鸡栏里,把红点逮住,关在一间鸡栏里。  红点毕竟是只野生的公野鸡,不仅飞得高,跳得也高,总能想办从关押的鸡栏里逃出来,第二天早晨再次看见它和其他家公野鸡厮打在一起。  这样下去,那些留作种鸡的公野鸡早晚会被红点一只只啄死。为了这个野鸡饲养场,只能把公野鸡红点再次逮住,并且把它吃肉了。这只曾不可一世公野鸡,就这样死了。   共 422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哪家治男科研究院好
昆明最好的治疗癫痫专科研究院
常见癫痫疾病有哪些分型 主要给大家介绍三种分型

上一篇:桃花笑1

下一篇:看戏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