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平信息网
美食
当前位置:首页 > 美食

荷塘有奖金征文的姐巧斗劫匪小说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2:12:34 编辑:笔名

一、遭遇劫持    云山市出租车司机包东婷,是个端庄又勤劳的的姐。这天她很早就驾驶着自己的出租车上路揽生意了。这个早晨她的运气不错,刚出车就接载了一个客人,这个客人刚下了车,第二个客人便又上了他的车。第二个客人在市广播电视局大门口下车,当客人下车时,她习惯地看了看车载电子钟,电子钟显示的时间是:八点四十分。这客人看了看收费显示仪上的应收金额后,便伸手往上衣口袋里掏钱,与此同时,他顺手把出租车的车门打开,准备付了钱便好下车。  就在这个时候,只见一个青年小伙子急匆匆地来到车旁,一边把车门拉开,一边凶神恶煞地把那个乘客的衣领抓住就往车外提,同时对着那个乘客凶狠地喊道:“少罗嗦,还不快滚!”  这人挤进了出租车,坐在副驾驶座上并顺手关上了车门。几乎就在他关上车门的同时,他左手突然伸过来一把勒住了包东婷的脖子,右手握着一把手枪往她的腰上一杵,气势汹汹地命令道:“马上给老子开车,再挨时间,老子要你的命!”  包东婷顿时感到脑子一片空白,她感到自己的脖子被对方勒得更紧了,腰部又被对方用手枪杵了一下,对方再次威胁她道:“还愣什么?开车!”这下她才彻底回过神来,自己遭遇劫匪了!  出租车遭遇劫匪的事件,包东婷虽然从来没有遭遇过,但她却常听见过。去年她还曾参加过因遭遇劫匪被杀害了的本市出租车司机王忠平的葬礼。这王忠平玉死得真惨,竟被劫匪捅了十七刀!  她见到王忠平的家人那悲痛欲绝的情景,禁不住也流下了同情的泪水。作为同行的她知道,干开出租车这行工作,成天和各种人打交道,难免不遭遇坏人。  想不到今天让自己给碰上了。她表面服从了劫匪的命令,把出租车启动后并驶入了大道,强作镇静地地问劫匪:“大哥,我们这下往哪里走呢?”这个歹徒见她服从了自己的命令,就软了些口气说:“向阳山方向走!”接着瞪了她一眼,提高了嗓门恶狠狠地说:“你如果没有照我说的地方开,我就一枪打死你!反正我已经打翻一个了,再打死一个我就赚啦!”  包东婷听到这个劫匪的口气变了,口语已由〝老子〞转成了〝我〞,她惶恐的心稍微平落了些,她心里想着如何化险为夷的办法。这时,她的出租车和对面而来的出租车会车时该拨动方向小灯的那一瞬间,一个大胆的念头,突然闪现在她的脑海里……    二、杀人逃亡    周俊自从搞到了一支手枪和十发子弹后,就想去搞一大笔钱来好好地享受享受。说起享受,离不开钱,说起钱,自然首先会想到银行,因为那儿才是钱最多的地方。因此,他决定抢银行。可是他到市里的几个银行的营业厅一看,发现那里不仅戒备森严,里面的柜台和外面相隔的还是防弹玻璃。姑且不说自己有没有把握一枪就能把值勤保安搞定,就是打死了保安之后,要穿破那指姆厚的防弹玻璃,也是件十分麻烦的事情。因此,他就只能望着柜台里的钱干瞪眼了。  他恨自己事先对抢银行具体该怎样干缺乏研究,所以他只好准备抢那些到银行去取巨款的人。可是,这几天到银行去取钱的人不多,也都是取额很小的人,所以他一直没有动手,按他的想法,起码得有个几万十几万才值得动手,否则就太不划算了。  周俊自从进入社会以来,无论打什么工,也无论有多累有多苦,挣得最多的工资一月也不过千多元,所以他想〝挣大钱〞,然后好好地享受一番,也过过人上人的舒服日子。  在银行滞留了两天后,他见确实没有机会,而自己身上却只有几元钱了,便开始把目标转向了其它目标。据他所知,有钱的地方除了银行之外,就是政府机关单位了。  于是,他这下把目标锁定了市工商局。前不久,他在倒卖一批假货时,曾被工商局的人抓住并被罚了款。正是这次罚款,使他成了穷光蛋。因此,心里就充满了报复思想,他决定今晚先找市工商局〝出气〞。  他是趁市工商局下午快下班的时候,壮着胆走进工商局大楼的。他躲进厕所里不出来,待过了下班时间,工商局的人都下班走了之后,好不容易等到天黑了,才轻手轻脚走出厕所,开始行动。  他找到了财会科,好不容易撬开门进去后,才发现这里面的钱不知放在什么地方。他用起子撬开了几个办公桌的抽屉,结果才找到七十多元钱。见里面还有一个小房间,可是任凭他怎么撬,那道门却根本撬不开。当他气得想把这门砸烂时,猛地想起有个抽屉里有一串钥匙。他用那串钥匙中的一把打开了这道门,发现里面一排排账柜后有一个很大的保险柜。  他虽然没有当过大老板,但这保险柜是作什么用的他还是知道的。他在那串钥匙里找出一把插进保险柜钥匙孔里一旋转,发现这把钥匙居然就是开启保险柜的,心中禁不住一阵狂喜:“哈哈!老子该发财啦!”可是令他不解的是,这钥匙虽能旋抟,可门柜却打不开。这时他才看见那保险柜的中间还有个刻着数字的旋钮,猛地明白了,要把旋钮旋转到某个相应的数字时,才能打开这个保险柜。  他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数字才能打开这个保险柜,但抱着侥幸的心理盲目地旋动着旋钮。他不知道,由于他的左手扭着钥匙,右手在胡乱扭动密码旋钮,使保险柜的警报器自动触发了,令他心惊胆颤的警笛声立刻尖利地响了起来。  尖厉的警笛声惊动了底楼的值班的两个保安,他们快步跑上了楼,发现除财会室的门被打开了,走进财会室见保险柜未被打开,便松了一口气。他们关上财会室的门又到每层楼的各个办公室都查看了一遍,均没有发现有人。  这时,躲在楼顶的周俊,见大楼又恢复了平静以后,就想溜下楼来好逃走。可是,他四处看了看才发现,这幢大楼除了从安全通道(楼梯间)、电梯(夜间是关闭了的)才能上下进出以外,没了其它通道可逃了。所以,走投无路的他只好捱到天亮以后趁机溜走了。  好不容易等到了天亮,大楼也有人来上班了,周俊便从楼顶下到六楼。他见这层楼还没有人来,便去洗手间冼了一把脸,又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便从安全通道逐层往下走去。  他下到大楼的最底层,刚松了口气想大摇大摆地走出大楼时,突然有一个中年男子横在了他的面前,问道:“你来找谁?”他有些惊慌地正不知该怎么回答时,那人又加重了语气并有些严厉地追问道:“你来这儿干啥?你是干什么的?”  一连串的提问,使周俊一下慌乱了起来,他下意识地往大楼门口跑去。  原来这个中年男子是工商局的副局长,昨晚他就得到值班人员报告,说大楼出现小偷但未造成被盗和损失,他今天特地早来单位,当他走进大楼想找值班保安作进一步了解时,却发现一个面孔陌生的青年神色慌张地直往外面急走,所以他就上前查问起来。  见这个青年既不回答自己的问题,还慌张地直往大楼外走,便估计这人有问题,他大声地喝道:“站住!”同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此时的周俊已经十分惊慌了,他见这个人一把抓住自己不放,便拔出手枪朝其胸部开了一枪,接着他迅速飞一样跑出了大楼,跑到路口的时候,看见路边恰好有一辆出租车正停着下客,就上前一把将正在下车的乘客推开了,慌忙钻进出租车劫持着司机开始逃亡。    三、灯光报警  一阵威胁一阵紧张之后,在出租车行走了一段路后,他松开了勒着她的手。  见劫匪已经松开了勒住自己脖子的手,已经冷静了的包东婷开始想办法怎样脱险了。她分析,这个劫匪之所以想逃往阳山,估计他要么在阳山有亲戚,要么他会在去阳山的路途中下车逃往别处。包东婷最担心的是,劫匪在下车时会杀人灭口。因此,她必需在劫匪动手杀害自己之前想出办法脱险才行。  正在这时,包东婷远远看见她很熟悉的一个的哥开着出租车过来了,她仿佛看见了获救的希望。她便故意减慢了车速,希望这位的哥在和她会车时能看见自己车内的异常现象。可是,当两辆出租车擦身而过时,这位的哥只是和往常一样向她微笑了一下,便瞬间与她会车过去了。  就在她感到非常失望时,突然看见对方会车后的转向灯一下子开亮了。  她心里猛地一亮,想起了那套从未启用过的大家自发制定的〝报警灯语法〞。  那次参加了王忠平的葬礼以后,市里来的出租司机们并没有马上回返,而是集聚在一起讨论,〝如果我也遇上这类事件,该怎么办?〞有一个的姐说:“遇到对面来了出租车时,马上向对方打手势!”一位的哥摇头否定说:“打手势肯定不行!因为这样不仅容易被劫匪发现,更容易激怒劫匪!”另一的哥说:“启动刮雨器。”有割的姐说:“不是下雨天启动它,同样会惊动劫匪的。”这时包东婷建议道:“何不就在灯上做文章呢?”一语点醒了梦中人,大家纷纷赞同,连声说这个办法可行!  于是,大家就“灯语示警”展开了讨论。通过讨论,大家达成的共识是:“遇上歹徒抢劫,就打应急灯;如果应急灯不明显,就加开大灯;如果歹徒情绪激动、司机危急,就开左转向灯加大灯。”大家还约定:“歹徒用的是刀,则打左灯;歹徒用的是枪,则打右灯;歹徒一人,则灯闪一次;歹徒二人,则闪二次。”  这些“灯语示警”暗号,虽然大家都是一致讨论通过了,由于这一年来云山市再没有发生过出租车被劫持事件,它就一直没有派上用场。眼下自己真的遭遇劫匪了,应该付诸使用才对!  想到这里,包东婷趁出租车转弯时,顺手打开了应急灯和大灯。为了麻痹劫匪,她还当着劫匪的面把手机关了放在仪表盘上,又关掉LE车载收音机、对讲器,然后对劫匪说:“我现在关上了手机和收音机对讲器,断绝了和外面的一切联系,专心为你开车,大哥你就不必那么紧张了。”周俊见了,深深地松了口气,对她也没有刚才那么的凶了。  于是,她亮着应急灯和大灯的出租车,大白天从云山市中心区驶向阳山市方向的郊区,周俊对此一点也没有查觉。  现在的包东婷则急切地盼望同行能发现她的〝报警灯语〞。可是,迎面来了几辆出租车和她的出租车会车后,却没见他们对自己的〝报警灯语〞有任何的反应。有一个的哥有点奇怪地看了她一下,会车后同样没有任何表示,见此情况,她不由地暗暗着急起来。  情急之中,包东婷才想到那次大家虽然讨论得很具体,可是只有几十个司机参加。也许说过就把这事忘了,谁也没有把这〝报警灯语〞当回事。想到这里,再觑一眼身旁这个仍然握着手枪对着自己的劫匪,感到死神的气息自己似乎都闻到了。  就在包东婷感到绝望时,的哥王学龙开着他的出租车迎面驶来,他发现她的出租车竟然在大白天亮着应急灯和大灯行驶时,当时还一下没有回过神来。当他和她会车时,他注意到包东婷的表情不仅很紧张,那眼神似乎是在向自己表示着什么。  他猛地明白包东婷的出租车那奇怪的亮着的灯是〝报警灯语〞,因为他也参加过同行王忠平的葬礼,也也参加过〝报警灯语〞的讨论,所以他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王学龙的出租车上此时恰好没有载客,他会车后立即找了个地方将车调头迅速跟在包东婷的出租车后面,同时他也打开应急灯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前面的包东婷通过照后镜看见刚才会车的出租车跟了上来,还打开了应急灯,明白他己经知道自已被劫持了,便立即闪了几下车后灯。王学龙见状也打开了前大灯并闪了几次,表示自己随后监护。与此同时,他又立即向110报了警。在跟踪过程中,他又利用车载通话系统通知同行。不到十分钟,他的车后面不不仅来了警车、武警巡逻车,还有不少租车也跟了上来。  前面行走的包东婷此时见自己的〝报警灯语〞已经起了作用,心中不由地松了一口气。她开始以平静的口气和劫匪摆起“龙门阵”,想稳住劫匪的情绪,可他警惕的心丝毫没有放下,除了盯着车前方外,还不时地向后看看情况。  正是他往后这一看,发现他坐的出租车后面不仅跟着一大长串出租车,其中竟然还有几辆公安警车和武警中巴!  大吃一惊的他立即用枪对准包东婷的大阳穴,声色俱厉地喝道:“臭娘们,是不是你叫来的警察、武警和你的同伙?”说罢,他顺手把手枪保险打开,准备随时开火……    四、巧妙周旋    自从包东婷被劫匪劫持的消息经王学龙向同行传递并报警后,云山市警方立即采取了行动。市公安局不仅调动了武警在市郊口子设卡,同时又派了刑警大队长德刚做这次行动的前线总指挥,到现场指挥。他坐在没有警灯的小车里,紧跟在包东婷的出租车后面,他的后面是王学龙的出租车,再后面是特警支队的车,其中有两个阻击手,随时准备出击。  刑警大队长德刚根据包东婷行驶的路线,明白她是想将出租车从北门出城,而北郊的伏虎山是公墓区,公路在山下绕过,所以那里是最好的截击劫匪的最佳地方。于是,他马上调动在各城郊口子设卡的武警部队和警察,立即在北郊的高速公路口子设卡,同时调动一支武警小分队在老公路的青龙山设伏,张开大网以待“守株擒兔”。 共 6004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那些习惯或许形成男性不育
昆明治癫痫病最好的研究院
昆明看癫痫病到哪个医院

上一篇:雪58

下一篇:勿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