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平信息网
健康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

中国开发者生存调查100万愤怒的小鸟

发布时间:2019-11-12 00:38:42 编辑:笔名

中国开发者生存调查:100万“愤怒的小鸟”

苹果已经累计为全球开发者分成25亿美元,而中国开发者从中分到约10亿元人民币的收入。   陈刚(化名)的心情最近有些郁闷,他的AdMob(谷歌的广告平台)账号刚刚被谷歌查封了,这意味着他这两个月的收入都打了水漂,“差不多一个月损失两三万吧,我已经写了申诉,但基本上是要不回来了”。  在软件和互联行业打拼多年的陈刚,今年5月正式辞掉了原有工作,投身时下IT业最火热的职业——个人开发者。在当前最为流行的三大智能操作系统——苹果的iOS、谷歌的Android以及微软的Windows Phone上,他都做了一些小软件,并通过广告等手段获得了一些收入。    在很多投身这一行业的开发者心中,都怀揣着一夜成名的梦想,希望有一天能做出像《水果忍者》、《愤怒的小鸟》、《植物大战僵尸》等等一样风靡全球的应用。这些在智能上盛行的游戏都是出自小团队之手,并获得了令人羡慕的收入。  12月7日,《水果忍者》开发商HalfBrick Studios的CEO Shainiel Deo接受采访时表示,《水果忍者》今年带来的收入达到了3000万美金,超过4000万的下载量,其中有30%的下载都来自中国市场。  这样的成绩自然是国内所有的开发团队都羡慕不已的。但是,在国内,除了像《捕鱼达人》、《二战风云》等少数用户熟悉的应用,大部分的开发者都是处于“默默无闻”的状态。甚至有人说,属于开发者的个人英雄时代已经过去。  另一组数据或许更能让你看到中国应用开发者的生存现实。艾媒咨询统计显示:2011年中国应用开发者实现盈利的仅占13.7%,主要以依附企业本身(如腾讯公司的开发者)或者个人研发应用产品广告获利为主;亏损的占64.5%,持平的为20.8%。  小团队  艰难时世  在国内,像陈刚这样的个人开发者或者三五人规模的小团队多得数不胜数。据艾媒咨询统计,目前中国应用开发者总数约100万人,其中苹果iOS平台14万,谷歌的Android超过70万。  但游戏平台当乐的CEO肖永泉告诉,“现在独立开发者越来越难做了。  可资参考的是,临近年末,苹果刚刚公布了其商店App Store在2011年付费应用软件的排行榜。在中国区的榜单中,《水果忍者》、《愤怒的小鸟》、《植物大战僵尸》三款游戏牢牢占据了付费应用的前三名。另外,在收入最高的前30款应用中,也有20个都是游戏。这样的排名也很形象地反映了整个应用开发市场的格局,那就是大部分的开发者都死盯着游戏。原因是,用户对于游戏类应用相对来说有更高的付费习惯。  肖永泉认为,现在苹果iOS的生存环境已经对独立开发者有较高的门槛了,“你看最新的榜单,基本都被一些大公司占据了”,没有强大的产品团队,没有资金推广,要想在数十万的应用海洋中脱颖而出,实在是难上加难。“一般需要6个人以上,30万元以上的投入。开发出来之后,还要服务器成本,推广投入”。肖永泉表示。如此看来,个人开发者做游戏应用已经日趋困难。[1][2]下一页生存第一  苹果已经累计为全球开发者分成25亿美元,而中国开发者从中分到约10亿元人民币的收入。据此计算,平均每个开发者分到不到1万元,除去那些排名靠前的开发商拿走大部分收入,普通开发者得到的收入就更少了。而在Android上,基本就没有付费下载的习惯。那么,如此庞大的开发者群体靠什么维持生存?  “为其他企业做外包”,是其中一些人找到的办法。熊军在两年前正式成立了一家名为摩博的公司,做移动互联业务。“对我们来说生存是第一位的。”熊军告诉,由于是自己投资的公司,所以不想冒太大的风险,于是选择了面向企业市场的外包之路。  认同“生存是第一位”的开发者还有很多。赤子城的创始人刘春禾去年12月才开始全职投入移动应用开发市场。“一开始进入的时候,也想过做自己的产品。”刘春禾说,但最终选择了“培训+外包”的稳妥方式。  赤子城技术总监李平告诉,其实大家平常对开发者到底如何生存都有过很多探讨,现在看来,除了已经成型但是竞争异常激烈的“付费下载”之外,还能看到5个主要的趋势,包括:免费应用+广告;应用内收费;应用内容商业合作;与移动设备厂或者运营商合作;为企业量身定做产品,即做外包。  对于大部分的个人开发者或者小团队来说,广告或许是大家未来的希望所在。  100万“愤怒的小鸟”:  中国开发者生存调查  陈刚告诉,在被AdMob封账号之前,他每个月大约能分到超过2万元的广告收入。据其介绍说,他总共开发了二十多款应用,累计下载量有100万,主要是工具类的小应用,也有少量简单的游戏。  “但最近几个月AdMob封了一批账号。”陈刚说,AdMob被谷歌收购之后,就推出了一系列新政策,比如对广告恶意点击或者广告条位置造成误点击都可能做出封号处罚,“关键是它不告诉我具体的原因,比如到底是那一个应用违反了那一条规则”。  陈刚说,现在只能一方面向AdMob提出复议,一方面考虑转向国内的一些广告平台,“不把鸡蛋放一个篮子里”。陈刚认为,如果国内的移动广告平台能迅速发展起来,大量的开发者都能从中受益。  但对普通开发者来说,现实依然残酷。曾有某广告平台的负责人开玩笑地表示,现在国内的广告平台主要是移动互联圈子的“自娱自乐”,“因为品牌主还没有认可这一渠道的价值,基本都是拿到风投的应用开发商在互相投来投去做广告”。

前一页[1][2]

动力
芯片
最新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