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平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发布时间:2019-07-14 05:53:55 编辑:笔名

子夜的黑暗是鬼的外衣;子夜的静寂是鬼屏住了呼吸;子夜的风一阵一阵地,把盆花的长叶拨弄得左右摇摆,仿佛是鬼龇牙咧嘴地向我招手。那狰狞的眼神,把我的思考斩断,让我成了一只即将被苍鹰捕杀的野兔,寒毛如耳朵般直竖,战栗地接受自己的宿命。急忙关上电脑,把头缩进被子里,像乌龟一样不敢动弹,但心里却想着会不会有一只手伸进来。突然有一声清脆的诡异的响,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莫非鬼已进了卧室,就站在我的床边?

“啊!”魂魄跑了一半!肢体虽然完好,但在恐惧的锅里煎熬。强行打消起夜的念头,以防止鬼从背后突然袭击。时间仿佛停滞了,神经被人拽住了似的无法松开。嘴里念叨着“别怕”,在战战兢兢中鏖战了一宿,终于见到黎明的曙光,——那是鬼的天敌。相信鬼早已逃之夭夭了,只留下疲惫的一天。

前列腺炎危害主要有哪些
昆明治疗癫痫病最好的专科研究院
昆明市哪家医院手术治癫痫好

上一篇:杜鹃花记

下一篇:时光悄悄的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