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平信息网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经销商欲另立山头大雷士联盟面临瓦解

发布时间:2019-10-12 19:55:19 编辑:笔名

经销商欲另立山头 “大雷士”联盟面临瓦解

失去灵魂人物,雷士工厂已停工两周,经销商将在中山开会商量成立新公司,另起炉灶。包括供货商、经销商在内的“大雷士”体系面临瓦解风险.

董事会谈判陷入僵局,雷士照明()正朝着最坏的方向发展。

吴长江重回自己一手创办的雷士似乎变得渺茫。公司董事会连续两天开会讨论他回归的事宜,仍然没有结果。

失去灵魂人物,雷士工厂已停工两周,经销商也已迫不及待。今天他们将在中山开会商量成立新公司,另起炉灶。包括供货商、经销商在内的大雷士体系面临瓦解风险。

资方拖字诀

7月12日,雷士管理层、供应商和经销商与公司董事会见面,并提出四个条件吴长江重任雷士董事长和执行董事;管理层、经销商的两位代表加入董事会;管理层获得15%的期权;施耐德退出管理层。董事会称8月1日前回应,但至今没有结果。

大家谈不拢。高工LED研究院院长张小飞向《第一财经(微博)》分析认为,软银赛富、高盛、施耐德三家外资股东已站在一条船上。如果要退出,目前雷士股价这么低,不适宜;如果不退,那么就要按所持股比,在公司董事会获得话语权。

雷士的股价从5月25日开盘价2.16港元,跌至7月13日的1.41港元,跌幅逾三成。

截至2011年12月31日,在雷士照明中,软银赛富持股18.33%、吴长江持股约18%、施耐德持股9.13%,高盛持股约5.6%。尽管今年5月增持后,吴长江持股19.95%,重回第一大股东,但是也远不及三家外资股东合共所持的33%的股权。

张小飞认为,资方立场一致:吴长江可以重回董事会,但不一定给他做执行董事、董事长,资方不满吴长江之前的关联交易,担心吴长江重掌控制权,又会出现利益输送;即使没有利益输送,雷士支持这个体外的供应、经销体系继续做大,日后更不可控。

而且,软银赛富、高盛等资方在之前的交易中,对雷士的投资早已收回。但如果它们现在让出雷士控制权,就会树立一个坏榜样。资方在中国投资众多,若每一家公司都是你资本来了,还得听我创始人的,那么资方日后将难以立足。

所以资方用拖字诀,来应对工人停工、供应商停供、经销商不下单的乱局。

吴长江进退两难

这样,吴长江就进退两难。张小飞说,如果进入董事会,但掌握不了控制权,无异于傀儡。他以前对他的子弟兵(管理层、供应商、经销商)采取的种种优惠政策,可能会受到董事会的限制,而执行不下去。比如,雷士对经销商的授信。

这次子弟兵力挺吴长江的这些人情,日后如果要兑现,董事会也不会支持。

就算吴长江重回董事会,如果他与其他董事在战略上有分歧,但控制不了局面,雷士的供应体系就会理不顺,公司也很难做好。难道将来经销商再反戈一次?

因此,站在吴长江的角度,要么重回董事会并拿到雷士控制权,要么就干脆不要进了。

但如果吴长江回不了雷士,经销商就会另起炉灶,并且把雷士的核心管理层也挖过去,这样,雷士就会逐步衰落。吴长江是雷士的大股东,而且雷士是他一手带大的孩子,看着雷士衰落,他会感到很痛苦。即使加盟经销商合资成立的新公司,吴长江也是管理者,而不一定是大股东。

昨天下午,雷士一位内部人士向本报透露,公司董事会25日上午召开会议无果后,昨天再次进行沟通,但仍没有任何消息,估计还有一些细节有待协商。被问及吴长江回来有无希望,他表示,要看(董事会讨论的)结果。

经销商另立山头

但经销商已经等不及了,今天将在广东中山召开会议,讨论成立新商标、新公司的事宜。据了解,雷士全国36个运营中心都有代表参加。

上周末,雷士董事长阎焱(微博)在接受第一财经频道《财经夜行线》节目采访时,谈及员工停工时表示罢就罢吧、Who care(谁在乎)。

阎焱的话把经销商的心伤透了。雷士经销商联盟会会长、雷士云南运营中心负责人李瓘珉昨天向本报表示,外行领导内行,现任董事长又冷漠,公司怎么做得好?

我们是被逼无奈,我们想做雷士,但做不了,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上,只好自救了。 李瓘珉说,施耐德入主雷士后,没有支持政策,又没有新产品,而且一个地方发展几个经销商,怎么做?

我们卖哪个品牌不是卖,可惜了雷士。 李瓘珉说,专卖店是运营中心垫钱帮经销商开的,专卖店不是雷士开的,是运营中心开的。

李瓘珉说:吴总创办雷士十多年,懂市场、懂行业。如果吴长江回来,而且有决策权,他们就不再建新品牌。否则就把货收回去吧,雷士在全国的库存有10亿元。

在僵局之下,大雷士体系面临瓦解的风险。李瓘珉说:董事会何必一意孤行,跟企业过不去?吴长江回来,雷士可以重新搞起来,资本也可以分红利。

如果吴长江不能回来,或者回来但没有实质决策权,经销商都会另立门户,撤换雷士商标。李瓘珉说,他们会请律师,让公司把货收回去,把钱还给他们。每个经销商加起来,雷士在全国的库存有10亿元。

他说:我们多年经营雷士,雷士已是照明业第一品牌,只要吴总能回董事会,而且有控制权,我们就马上不做新商标,全心全意把雷士做好,决无二心。

李瓘珉透露,去年雷士电工变为施耐德电工后,施耐德就向每个运营中心都压了货,我们云南运营中心就压了200多万元的货。现在都压在仓库里,东西差,又卖得贵。

施耐德操之过急。他认为,施耐德看中雷士的零售渠道,把它的货压下来。如果我们不进货,(施耐德)就说另找经销商。

更让他不满的是,施耐德想改变雷士原有的营销体系,在各地多增加几个经销商,减少对运营中心的依赖,而且不给运营中心再接工程的单。这无疑等于削藩。

李瓘珉说,施耐德自己的零售做不好,就想把雷士的渠道变为它自己的渠道。它没想到,雷士的渠道不属于雷士。

雷士向来对经销商有授信。外界猜测,授信是否涉及吴长江利益输送,引起董事会不满?

李瓘珉说,授信只是为了发货。有时我们下了订单,刚好碰到周末,资金没到位。通过授信,货可以先发。给我们的授信一般也就是100万~200万元,大的运营中心几千万元,授信可以一年。

但是到期一定要还,年底必须偿还。当完不成任务时,还要交滞纳金。李瓘珉说,所以授信与向吴长江进行利益输送无关。

您也可以在中搜索”“论坛小程序,上千个装修专家,设计达人互动,装修疑难杂症,装修报价问题,户型改造问题在这里都能找到答案,快来看看别人家都怎么装修吧!

肇庆好的癫痫病医院
淮南牛皮癣医院
沈阳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肇庆哪家医院治癫痫病
淮南牛皮癣医院哪家好